李红岩 - ?由《学术中的中国》专刊再看中国社会性质大论战

2022-02-26 15:20 分类:k8凯发误乐手机版 来源:admin

html模版李红岩 | ?由《学术中的中国》专刊再看中国社会性质大论战

李红岩|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

2021年,适逢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探索与争鸣》杂志推出《学术中的中国?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专刊》,我有幸受邀就“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大论战”的话题撰写稿件,深感与有荣焉。

“学术中的中国”一名,来自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的“五?一七”讲话。在这次重要讲话中,总书记提出,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

很显然,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学术期刊的平台和引领作用不可或缺。在“五?一七”讲话中,总书记还提出要加强学术期刊建设。在党的百年华诞之际,怎样将“学术中国”与党的百年历史以及学术期刊建设结合起来,推出一期有意义、有特色的学术专刊,《探索与争鸣》编辑部显然作了精心策划。目前看到的这册非常精美的专刊,正是他们精心策划的硕果。

专刊出版后,受到各方一致好评。这期专刊从《探索与争鸣》的刊物定位与责任担当出发,充分发挥编辑部的专业特长,将庆祝党的百年华诞与落实“五一七”重要讲话精神有机结合起来,不仅展示了新颖的创意,也引领了学术史研究的方向,确实令人感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是以马克思主义进入我国为起点的,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逐步发展起来的。这就启发我们,追踪当代中国学术的来龙去脉,要以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学术的互动关系为基本线索,以党百年来对中国学术发挥的作用为主题。事实表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以后,中国共产党以这一科学理论为指导,不仅改造了中国社会,也改造了中国学术。同时,党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创造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从而极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中国学术一方面接受马克思主义指导,一方面也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出了贡献。在党领导下,走向马克思主义学术、繁荣发展马克思主义学术、创造具有中国特点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是一百年来中国学术发展的基本脉络。

《学术中的中国》专刊正是依照总书记的指示,以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进入、传播、发展、壮大及其中国化的历程为线索,以党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的建设为主题,依据党在觉醒年代、革命年代、建设年代、改革年代、新时代五个时期的历史任务,彰显出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的基本历程,凸显出不同时期的主题与特点,从而显明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何以会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显明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增强文化自信、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显示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学习、阐释与继续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中的重要作用。

专刊显示,中国的革命、建设、改革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术、学理的论证、支撑和配合。同样,只有在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下,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学术才能科学地繁荣发展,才能真正发挥好学术增长知识、创新思想、经世致用、促进文明的作用。

展示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的百年历程,“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大论战”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对党史稍有所知的人,应该都听说过这场大论战。一般的近代史教科书,也都或多或少地会介绍到这场大论战。人们公认,这场大论战确实太重要了。但是,要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透彻、说清楚,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一般书籍对这场论战基本轮廓和脉络的介绍,还是清楚的。不过,我们也发现,介绍得越清楚,其丰富性、曲折性反而愈加不得彰显。特别是一些人物与史实介绍,还存在不少以讹传讹的错误。总体看,关于这场大论战的研究,是粗线条的,不细腻的。

要把这场大论战讲清楚,必须依照史论结合的原则去进行。所谓“史”,是指把基本史实梳理清楚;所谓“论”,意味着把其中的理论逻辑揭示明白。事实上,只有把理论逻辑搞明白,才能够把史实看清楚。如果看不清其中的理论逻辑,就很难发现论战各家的分歧点到底在哪里,就会觉得论战各家所用的概念都一样,密密麻麻,长篇大论,意思似乎都差不多。特别是同一派人,也在那里争,刀笔穿梭,不免让人如坠五里雾中。

理论逻辑直接与政治立场相对应,政治立场直接与政治斗争相呼应,政治斗争不仅在跨党派之间进行,而且在党内进行;不仅体现在理论观点上,而且体现在组织关系上。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大论战的面向与元素,超过现代中国的任何一场论战。但是,对这场论战的研究视角,却一向是单一的。其中最主要的视角,是史学史的视角,这就窄化了论战的价值和意义。

理论逻辑搞清楚了,不同的面向和视角就会比较顺畅地串联起来。这里包括国际共运史的视角:不了解共产国际,就无法通解这场论战。中共党史的视角:不了解中共的初心使命,就无法明白何以会争论这个东西。中国近代史的视角:不了解国民革命运动的来龙去脉,就无从知晓这场论战的来龙去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视角:不了解这场论战,就无法明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所从来。百年学术史的视角:不了解这场论战,就无法通晓当代中国学术形态何以是今天这个样子。如此等等,必须综合以观,找出其中的统一性,方能涣然冰释。

这个理论逻辑,其最直接的源头,就是列宁。由列宁而下,在理论遭遇实践的过程中,碰撞出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大论战。大论战所运用的理论工具、理论概念,所阐发的理论观点,背后又藏着特定的思想方式。对这个思想方式,要特别加以留意。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1年的七一重要讲话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这里所说的“马克思主义”,正是经历了中国社会性质大论战的马克思主义。就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大论战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而言,至少可以得出两条结论。其一,马列主义通过大论战经受了学理检验,说明马列主义行。其二,大论战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做了理论铺垫和准备,说明中国共产党能。这个“能”字,就民主革命时期而言,又有两个面向: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不仅能创造性地运用马列主义,还能够创造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从此以后,“马克思主义”就不仅仅是指马列主义了,而且还包括了毛泽东思想在内。

这种理论上的、“笔杆子”上的“能”,其价值和意义绝不低于实践上的、“枪杆子”上的“能”。“笔杆子”何以“能”?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大论战在民主革命时期起到了“确证”的作用。

由此而得出的启发在于,必须不断地推进马克思中国化、时代化。在“中国化”中体现“时代化”,在“时代化”中推进“中国化”。百年党史,验证了这个道理。目前,关于“中国化”的成果比较丰硕,但“时代化”的成果尚显不足。我们认为,“时代化”是一篇大文章。只有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把握时代、引领时代,才能把这篇大文章作好,中国学术也才能像中国社会性质大论战中所表现的那样,作出具有时代标识意义的贡献。

相关的主题文章: